直擊空軍航空兵某旅駕"戰鷹"翱翔九天--軍事--航極新聞

2019年02月11日08:16  來源:解放軍報
 
原標題:空中 駕“戰鷹”翱翔九天

 

  該旅戰機編隊飛行。范以書攝

  南方春來早。

  在空軍航空兵某旅機場,我們正趕上該旅組織跨晝夜飛行訓練。在飛行指揮塔臺,一份訓練計劃表顯示,當天既有二對二、一對一的對抗空戰,又有編隊對地突防突擊,這些高難度、高對抗的課目,是該旅練兵備戰的家常便飯。

  循著指揮員、旅長張家魁手指的方向,記者看到停機坪上,一架架藍色涂裝的戰機蓄勢待發。

  啟動、滑出、加速……隨著指揮塔臺的指令,一架架戰機以極短的滑跑距離大仰角加力起飛。發動機的嘶吼,震得記者不由得張開嘴巴,可在地面的機務保障人員卻若無其事地繼續工作。

  “難道他們不怕震嗎?”

  “怕,也不怕!”機務大隊大隊長吳淼祥說,“由于常年在機場一線工作,很多地勤官兵平時說話的聲音要比其他人高八度。”

  采訪中,機械員李業廣動情地說:“雖不能駕駛‘戰鷹’搏擊海天,但是看到自己維護的戰機巡弋海天一線,同樣感到驕傲和自豪!”

  這群官兵有理由驕傲——

  去年春節前夕,該旅飛行員駕駛戰機從這里起飛,飛赴南海參加聯合戰斗巡航任務。

  去年5月11日,該旅戰機首次與轟-6K戰機編隊飛越巴士海峽,實現了繞島巡航模式的新突破,彰顯了空軍體系作戰能力的新提升……

  該型戰機為什么能夠這么快形成戰斗力?采訪中,飛行大隊大隊長何凱向記者講述了一次夜間訓練——

  暗夜茫茫,能見度很低,視線所及只有月亮和加油吊艙光源,加油錐套在強風中不停抖動。何凱操縱戰機逐漸接近,不斷修正偏差、穩定諸元,戰機受油管與加油錐套準確對接。而此時,他們剛剛改裝飛行還不到1個月。

  “作為空軍首個走出國門開展中外聯合訓練的航空兵部隊,我們改裝伊始,就堅持按戰斗力標準開展訓練。”張家魁說,“比裝備更重要的是思維理念,只要為打仗而飛,就能飛出強大的戰斗力。”

  采訪仍在繼續。雖然此時記者看不到藍天上激烈的鏖戰,但在指揮控制室,我們感受到了空戰對抗的驚心動魄。

  實時顯示屏上,4架戰機正在進行作戰背景下二對二紅藍對抗空戰訓練。

  雙方從中遠距殺到近距,氣氛更加緊張。近距空戰被形容為“電話亭里的匕首戰”,攻防態勢變化更加復雜迅猛。通過顯示屏,記者看到雙方時而佯攻,時而機動擺脫,時而咬尾纏斗。

  戰斗不止在空天。

  在另一個交戰空域,對地突防突擊訓練同步展開,副旅長王曉東駕駛戰機突破層層攔截,對地面目標進行模擬攻擊。指揮控制室里各個作戰席位上,鍵盤敲擊聲此起彼伏。

  時至下午,第一輪訓練結束,一架架戰鷹穩穩著陸。戰機輪胎與跑道接觸摩擦,一個個半圓的煙跡旋出,如騎兵揮舞的彎刀。記者看到,走下戰機的飛行員衣服上,大載荷的飛行動作使抗負荷服的背帶在肩背和手臂上勒出一道道深深的溝痕。

  剛剛落地的戰機,迅速由地勤人員進行維護,為接下來展開的第二個波次飛行訓練作好準備。完成第一輪對抗空戰訓練任務的飛行員稍作休息,就開始對剛才的飛行訓練進行評估總結。

  日近西山,華燈初上。一名名飛行員再次整裝出發。看到再次呼嘯升空的戰機,記者耳畔仿佛響起了海涅的詩句:“我是劍,我是火焰/戰斗開始/我沖殺在前,在戰斗的第一線……”

(責編:黃子娟、袁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