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擊南海艦隊某登陸艦大隊氣墊登陸艇訓練--軍事--航極新聞

2019年02月11日08:17  來源:解放軍報
 
原標題:記者在戰位|直擊南海艦隊某登陸艦大隊氣墊登陸艇訓練--軍事--航極新聞

 

  氣墊登陸艇搶灘登陸。劉健攝

  海風勁吹,海霧漸散,船影點點。1月下旬,記者來到南海艦隊某軍港,隨某型氣墊登陸艇出海訓練。

航极新闻   還沒到碼頭,就傳來震耳的轟鳴聲,只見海邊灘涂平臺上停泊著一頭“鋼鐵野獸”,尾部兩個巨大的“風扇”正高速轉動,發出巨響。

  “‘海上野馬’果然名不虛傳!”記者不由得感嘆。

  “這種介于航空器與艦艇間的水上飛行器,機械結構復雜,很多設備由航空裝備材料制成……”某登陸艦大隊政委王寶鋒告訴記者,該型兩棲作戰裝備被官兵形象地稱為“海上野馬”。

  “全艇備便完畢,請示墊升退灘”“準備墊升退灘”……視野開闊的駕駛艙內,二級軍士長易凡一邊觀察駕控臺上的各項儀表數據,一邊拿起對講機干凈利落地下達指揮口令。

航极新闻   王寶鋒介紹,按新的編制體制,部分以前由軍官擔任的艇長崗位改由士官擔任,易凡正是該大隊首批士官艇長之一。

  “扶穩了!”頃刻間,只見岸灘上的沙礫被強大的氣流卷起,記者明顯感覺到氣墊艇艇體在不斷往上抬升,仿佛是一匹小憩的野馬忽然躍起。

航极新闻   “轟”的一聲,如火車穿過隧道,又如飛機著陸,氣墊艇滑下平臺,駛入大海,瞬間被一團水霧籠罩。

  “各部位工況正常!”易凡大聲報告。

  顯示屏上,氣墊登陸艇航速迅速攀升,艇體不時隨著涌浪浮動,墊升氣流激起的浪花拍打著駕駛室的玻璃。

  艙內,巨大噪聲直沖耳蝸,艇體周邊霧氣蒸騰。記者曾多次隨船出海從未暈船,此時竟有暈眩感。

  在各個值班點位,易凡和戰友們各司其職,警惕地觀察著海面情況和儀表數據,有條不紊地駕駛著氣墊登陸艇。氣墊登陸艇猶如奔馳的野馬,貼著海面凌波飛馳,從一個浪尖沖向下一個浪尖。

  “戰斗警報!”經過大約半小時的高速航渡,氣墊登陸艇即將進入預定登陸灘涂,易凡拉響了戰斗警報。艏跳板緩緩放下,搭載的登陸兵隨即攜帶武器裝備,迅速向岸灘發起沖鋒,裝甲戰車隨后出動,搶灘登陸。

  駕駛艙內,易凡果斷地下達各種口令。熟悉易凡的人知道,作為大隊首批士官艇長之一,他前行的每一步,都留下了堅實的足跡。

航极新闻   駕駛氣墊登陸艇進出母艦塢艙,是各國海軍公認的難題。由于艇體與塢艙寬度相近,要求氣墊登陸艇進出塢航向、姿態必須非常準確,稍有不慎就會發生事故。一次訓練,由于涌浪較大,易凡連續嘗試了4次都沒能成功進塢。

  “失敗了不可怕,不敢直面失敗才可怕!”為了精確把握航向,易凡進行了上千次模擬訓練,練就了憑感覺就能控制操縱精度的能力;為了鍛煉風浪中進塢能力,他將船塢的模型放在床頭,一有時間就反復練習。功夫不負有心人,如今,易凡能夠在各種復雜情況下駕駛“野馬”快速進出塢艙。

  擔任艇長后,易凡更加嚴格要求自己,從精通機電專業“老本行”,到掌握全艇多個專業技能,他很快順利取得了獨立操作資格。

  幾年來,易凡摸清了“海上野馬”的脾氣,帶領官兵先后成功排除氣墊登陸艇發生的多起特情,獨立完成了多項技術創新,并多次完成重大演習演練任務。

  “兵力輸送是登陸作戰的關鍵一環,氣墊登陸艇是聯合訓練的重要載體,我們要更加聚焦備戰打仗這一主責主業,突出專攻精練,錘煉過硬本領。”看著漸漸遠去的登陸官兵,在氣墊艇部隊服役19年的易凡目光堅定。他已經開始期待著下一次駕馭“海上野馬”,在波峰浪谷之間躍動起舞……

(責編:黃子娟、袁勃)